新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天子诏 > 第六十章 卖身
    亏得秦珍早做打算,竖日一早,秦珍买菜照归来,秦老头和大儿子秦大褔小儿子秦小宝堵在医馆门口。

    “祖父,大伯小叔,你们怎么来了?”秦珍故作不知的上前打招呼。

    秦有民点头,秦大福上前主动说,“珍丫头啊,你和二郎五郎在镇子上也住了好几日,你祖母很是担心你们几个,正好今天有空,来接你们归家,快去收拾东西,你祖母今日晓得你们回去,添了几个好菜。”

    “是吗。”秦珍是笑非笑,“可是五郎的病还没好全,还得半个月左右才康复,大伯,麻烦您回去同祖母说,她老人家有心了,她的情珍儿记在心里。”

    “啊?这可如何是好。”秦大福看看自家老爹和四弟,见二人朝自己使眼色,他清清嗓子,干巴巴地继续劝说,“珍丫头,五郎既然要养,不如回家养,这,家里都想你们,还是回吧。”

    “祖父亲自来接你,你还推三阻四,赶紧回家,磨唧啥。”秦有民不悦,他朝孙女身后望去,“二郎和五郎呢,唤他们出来。”

    秦珍看看天色,心想,这会子,怕还在赖床吧,她是不会叫的,哥哥不比她,自己非真正的秦家人,对秦家没感情,对他们也不存在什么敬畏。

    而兄长不同,即使对秦家长辈心存怨恨,也不敢轻易顶撞长辈,再说,卖身的只有她一个,兄长和小弟仍属自由之身。

    到时候,祖父拿长辈的身份压兄长,兄长不一定稳得住。

    秦珍在心里冷笑,面上却故作为难,“祖父,大夫说了,弟弟要留在此处调养,他胎里带弱,若不治好,恐影响寿数。”

    “这么严重。”秦有民脸色微变,“这?”

    秦小宝却急了,爹真是糊涂,侄子怎样无所谓,无论如何,珍丫头必须要带走,他已答应了洛少,将珍丫头送给他做贴身丫头。

    也不适珍丫头哪来的福气,叫洛少看中,若以后她服侍洛少满意,说不定会被洛少纳入房中,那可是她天大的福气,再生下一儿半女,一辈子的容华富贵指手可待。

    “爹,大哥,不如将五郎就留在医馆,让二郎照顾,珍丫头同我们回去也是一样的。”

    “对对,爹,珍儿同我们回去也使得。”

    秦大福在一旁狂点头,反正珍丫头才是他们来镇上的目的,只要带回珍儿,秦家可就发达了。

    秦有民看看大儿子小儿子的殷切目光,暗道,罢了罢了,先将珍儿带回去再说,待秦家攀上洛家,对二郎两兄弟也是好处多多。

    “行,二郎和五郎待在这,你同祖父回家。”秦有民似很无奈的吩咐。

    装着倒是慈眉善目,心却是黑的,用孙女换儿子的前程,老头,这回你的算盘可要落空了。

    “祖父,我恐怕回不了。”

    秦珍睁着一双天真的双眼,一丝冷意暗藏,“卫大夫人很好,免费给我和五郎提供饭食,比在家里好多了,小弟就是因为常年吃不饱饭,身体也养不好,我们几个不在家,也能给家里省些粮食,祖父,您觉得呢,是不是很好啊。”

    伯娘们天天骂他们吃干饭,嫌他们费粮食,得,我今儿就说了,不吃你家的饭,看你们还有脸卖我。

    这如何说的,分明是指责长辈们不给他们饭吃,饿了他们,秦有民和两个儿子脸色难看,很是下不来台。

    毕竟,孙女(侄女)说的是大实话,平日他们乐得装糊涂,假装看不见,不代表心里没数。

    “珍丫头,你咋能这么说呢,家里头困难你不清楚,从你祖父到你们,哪个又吃得有多好,你吃了不少苦,大伯明白,不过,等你小叔和大哥考中秀才,家里境况改善,有的是好日子过,你再忍一段时日,啊,秦家会苦尽甘来的。”秦大福说。

    “是啊,你不想留在家里吃苦,如今正有个好机会,昨天洛少不是说了吗,他想让你去给他当贴身丫头,洛少是京城人士,家里是当大官的,你进了洛府,定是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吃苦。”

    秦小宝凑过来,一脸为她着想的神色,满以为秦珍很高兴,“那些府里的丫头们,也不用做农活,个个养的跟小姐似的,待遇好的丫头,也是有粗使丫头使唤的,你若讨得洛少的欢心,将来,一跃枝头变风凰,谁不高看你一眼。”

    “这么好,小叔干嘛不让小姑去,小姑年经比我大,会伺候人,还比我懂事。”

    “洛少指定要你,小叔不是没办法嘛。”

    真面目露出来了,秦珍在心里冷笑,面上也不高兴,“我不要做丫头,要去,小叔让堂姐去。”

    “不去也得去,洛少让你做丫头是看得起你,他可是官家公子!”

    秦有民越发不喜这丫头,小小年纪心眼忒多,说话锦里藏针,忤逆长辈实在不孝顺,还不听话,早早打发也好。

    不过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哪里由得她说去不去。

    秦有民不与孙女讲道理,秦家养她这么大,报答家里无可厚非,且那洛家又不是火坑,虽说是做人奴婢,总比她怨家里吃不饱饭强。

    用孙女换取秦家前程,秦有民觉得非常值,遂态度强硬的做决定,“赶紧随我回家,身契已交到洛公子手上,你小叔直接送你到洛公子住处便可。”

    秦大福又接住话头,殷殷叮嘱她,“珍丫头,到了洛公子身边,不要忘了多帮帮你小叔和大哥说好话,秦家日后好了,你也有靠山不是,还有,家里负担重,若拿了月钱或是得了主家赏赐,记得稍回来,你小叔和大哥读书费银钱,大伯无甚本事,希望你能多多帮衬,家里好了是不会忘了你的功劳的。”

    噗~秦珍听得想吐血,他们要卖了她,还要自己帮家里说好话,帮衬家里,连自己的月钱也不放过,这是要榨干自已啊。

    幸亏壳子里待的不是原身,不然,她都能算到她最后的下场。做人丫头能有什么好日子过,生死掌握在主人手上,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主家打杀,他们还觉得这是幸运。

    也是,古代讲究士农工商,农排在第二位,实际上,农民才是处在社会的最底层,能走出农门,又是洛家这样官宦人家,对乡下人来说,确实是种幸运。

    即使小叔和大堂哥考中秀才,将来中不了举的话,顶多做个私塾先生,或者给大户人家做账房管家,无甚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