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乡间轻曲 > 第38章 头单生意
    早晨起来,见小雪花还飘着,原本打算扫院子的事就不用做了,到了后院抖了一通大枪,出了一身臭汗,回到屋里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上干爽的衣服,外面罩了一件羊羔子皮大袄,边瑞徒步去父母家吃早饭。

    临出院子的时候,给院中的牯牛添了一些草料,弄了一根空间长的潭参。

    施施然回到了父母家的院子,发现今天早上大家都很忙活,奶奶在厨房里煮羊肉汤,母亲则是烙着饼,父亲和爷爷两人则是拿着几个口袋往门口摆。

    “爷爷,爸爸,这是做什么?”边瑞带着小跑过去搭把手,同时问道。

    边瑞的爷爷说道:“你大爷说现在山里的野果子长成了,让我们去摘回来,我准备带你两个伯父去”。

    爷爷嘴里说的果子边瑞是知道的,长的有点像是无花果,只不过果子上多了几道棱,有点像是古代演义小说中武将用的八棱锤,所以也被称之为八棱果。

    这果子可是村里的秘密,除了老长辈们之外,边瑞父亲这一辈也就是两三人知道那几株果子树长在老林子里什么地方。

    边瑞以前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这几株树上结出的八棱果可以防牲瘟,也就是说用这些果子捣碎了拌进牲口或者家禽的料中,可以保证家禽和牲口不得瘟。

    老话说的好,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就是因为家禽和牲口容易得瘟,万一运气不好得了瘟,那几年的辛苦就打了水漂,甚至可以让一家人从富裕到贫困。

    因此那几株树的位置算是村中的秘密,一般村里的年青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边瑞知道还是托老祖的福气,因为那几株树就是老祖亲手种下的。老祖在自己的笔记中有记载。

    “噢!”边瑞听了也不多话,既然老长辈不想让自己知道,那自己就装作不知道呗!

    “您这去几天,外面还下着雪呢,就不能等雪停了再去?”边瑞的父亲有点儿替自家的老爹担心,因为现在这个时候林子里可不好走,虽然地处江南,没有北方那么大的雪,但是林子里又不是一马平川,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边瑞的爷爷说道:“你就别操心了,我自有主张”。

    说完,边瑞的爷爷转头冲着孙子问道:“听说你把这些年制的琴都给学校了?”

    “是啊,昨儿大伯过来要,我也就给了,反正给学校的,也不算给外人”边瑞说道。

    边瑞的爷爷对孙子的做法很满意:“嗯,应该的,你是边家的一员,家里的事你能出力就出力这挺好的”。

    老爷子也不是太在乎钱,换到外边的老人一准舍不得,但是在边家村这事儿就不算什么,因为大家都尝到知识带给大家的好处,所以对于学校都是挺重视的,也有给学校捐东西的传统。

    “嗯,大伯生怕我反悔似的,估计今天早上就得带人过来取琴”边瑞开玩笑的说道。

    边瑞的爷爷哈哈笑了两声:“你大伯都年纪也不小了,做事还是风风火火的”。

    边瑞的父亲接口说道:“其实我觉得大哥还能再干两年,身子骨还成”。

    边瑞的爷爷瞅了一眼儿子:“你呀,这胸怀得放的大一些,别想着霸着边家村小学的校长位子,那位子是看亲情,但是更重要的是看人品,沈、许、王李几个村子和咱们也算是好几辈子的交情了”。

    “是,我明白了”边瑞的父亲说道。

    抱着边瑞父亲想法的在村里可不少,很多人认为边家村小学校长不姓边了,这叫什么事儿,不过好在老长辈们都够胸怀,认可了新校长沈长河。

    “哦,对了,你姐昨天晚上来电话,说她们村有家人家小狗满月了,听说你要养条看家的狗,于是问你要不要?要她就给你抱一条过来”边瑞的父亲想起了这事。

    边瑞奇道:“这时候狗崽子满月?”

    一般来说动物很少在冬天产崽的,因为天气冷崽子存活率并不高,一般产崽都是春夏,这样幼崽到了冬天的时候就有了一定的抵抗力。

    四周的村子生活都还挺可以的,这里说的挺不错不是说家家都达到城里的中产了,而是说辛苦一些肯卖气力的,总能把日子过起来,一年下来手头还能有点小盈余,那是肯定边不到明珠白领收入的。而且也不是没有穷的,龙生九子个个还不同呢,更何况人,有些人就活的不用心,那你就没有办法了。

    “这事儿谁管的了,你要还是不要?”边瑞的父亲说道。

    没有等边瑞说话,边瑞的爷爷道:“你就要一条吧,这时候产了那么多的崽,不知道最后能活下来多少,你那里暖和,而且你也没什么事情,养的用心一些就是了”。

    边瑞听了点头说道:“那好,我就要一条”。

    虽然家里现在有个干狗活的大牛牯,但是边瑞觉得还是得养条狗,家里没狗觉得有点不踏实,不光是得养条狗,还得弄只猫,村子里的猫可不是宠物猫,没有不逮老鼠的。

    “那等会你给你姐去个电话”边瑞的父亲说道。

    边瑞应了一声。

    “你们仨,洗洗手吃饭了”边瑞的奶奶说道。

    听到喊吃饭,边瑞爷仨个一起洗了手,全家围在厨房的小桌子旁边吃起早饭。

    吃了一会儿,话题又转到了孩子身上。

    “小瑞,靖靖过年不能在咱家过么?”边瑞的奶奶问道。

    边瑞说道:“这是有协议的,一家一年,明年才能轮到咱们家,等过了初三我去接孩子回来过两天”。

    唉!

    听到小重孙女不能回来,边瑞的奶奶心头失落落的。

    就在这个时候,边瑞的手机响了起来,边瑞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以为是骚扰电话,于是便挂了。

    没有想到挂了之后,没到五秒钟,电话又响了起来。

    边瑞拿着电话走到了一边:“对不起,我不办贷款,也……”。

    “您是边瑞先生么?我不是办贷款的,我是想订桌,我们老板周日的时候想在您的馆子里订个位子……”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

    边瑞听这话不由愣了一下,心道:还真有人订桌?

    “请问您的老板是多大年纪?”边瑞为了防止又是汪捷的把戏,于是张口问道。

    “我们老板今年已经过古稀了”那头说道。

    “好的,请问几个人?有什么忌口的没有?”边瑞又问道。

    “一位,就我们老板一位,没什么忌口的,只是我们老板年纪大了,最好清淡一点,少油少盐!……”。

    边瑞说道:“那行,我记下了,请问您贵姓,定的是这周六还是周日?”

    “周六!”

    两人聊到了这,客套了几句之后,便结束了通话。

    放下了电话,边瑞奇怪的自言自语说道:“居然有人定位子!”

    “有生意了?”边瑞的母亲问道。

    边瑞坐回到了桌边:“嗯,有一位老爷子定了个位置,这周六中午”。

    “好事啊!”边瑞的母亲开心的说道:“有一位那就会有第二位,馆子总算是有了起色了”。

    儿子的馆子大半年一个人的生意都没做,当母亲的总有些担心,现在听到有客人了,虽然只有一个也算是进步了。

    边瑞笑了笑:“但愿吧!”

    边瑞这边并不把这事看的有多重,但是电话那头的人可算是长出了一口气,早在一周前,他的老板就让他订位子,谁知道边瑞的电话根本打不通,原本以为很容易办的事情,一周都没有办好,这让大秘书有点抹不下面子,想着自家老板会不会觉得自己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今天总算是逮到边瑞的电话可以打通了,这位心中即担心又小出了一口气。

    有人订位子,边瑞这边自然得仔细准备,虽说只有一位客人,但是只要有客人边瑞就得投入十二分的努力。

    这是老派的规矩,只要有客人那你就得用心,不能敷衍了事。现在这种老规矩,在很多老行当中还能见到,像是戏班子,只要是开场的锣一响,哪怕台下只有一个观众,戏班子也得把一出大戏,从头到尾一板一眼的演完。

    到是现在新行当,眼中只有成本,只有钱,根本就没了规矩。

    有客人,而且了解客人的一些情况之后,边瑞就开始准备菜单,首先客人的年纪大了,而且现在是冬日,就得考虑一下进补,当然了也可能客人虚不受补,那就得准备备用的菜单。

    边瑞这边正在院里列着单子呢,大门外传来了大伯爽朗的声音。

    “小十九!”

    边瑞一听大伯的声音,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笔,起身迎了起来。

    刚穿好鞋,便见大伯带着十来人走进了院子里,十来个人老老少少,从二十出头到四十来岁的都有。

    站在大伯旁边的是一位中年人,个头并不高,但是四方脸,浓剑眉,狮鼻宽口,肩宽臂壮,给人一看就知道是精力充沛,意志坚忍之人。

    “小十九,我带人来拿东西来了”大伯笑呵呵的冲着迎上来的族侄说道。

    “都给您准备好了”边瑞笑道。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沈长河,你叫沈叔就好了,后面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这是新来的李老师,别看人家年纪小,可是省城师大音乐系的高材生,我和你沈叔磨了好久才磨到咱们边家村小学来的,国乐很在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