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黄巾神将 > 第705章 态度强硬不让步
    “天下大乱,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赵徽道。

    “他士燮想要坐看风云,别人可不答应。”

    郭嘉道“主公说的是扬州孙策?”

    交州与益州荆州扬州都有相交。

    益州在西北,扬州在东北。

    但是益州牧刘焉,也是想着做土皇帝。

    派张鲁占了汉中,断了与中原的联系,十多年来从未踏出益州一步。

    荆州的刘表年纪以大,同样没有争霸之心。

    只有扬州的孙策,最有可能窥伺交州。

    虽然孙策如今还是在为袁术效力。

    但是孙策这头猛虎,终究有一天会反噬袁术。

    “主公,等冀州事了,我亲自前往交州走一趟。”郭嘉道。

    “这就是拜托奉孝了。”

    想要说服士燮,赵徽这边最好是赵徽亲自去。

    但是路途遥远,即使走水路,来回一趟至少也是半年过去。

    以赵徽现在的身份地位,又是刚刚占据冀州,如今窥伺的人很多,实在不宜长久离开。

    所以也只能让郭嘉去了。

    “到时候让小满儿和子龙跟着你。”

    让郭嘉去交州,赵徽肯定要保证郭嘉的安全。

    没有服用五石散的郭嘉,喝酒又被赵徽限制了,他的身体如今还很好。

    赵徽倒是不担心郭嘉的身体会吃不消。

    不过五石散这个东西,虽然在幽州被禁止了,可是大汉其他地方,还是有很多士人喜欢。

    毕竟这东西可以致幻,让人觉得去了仙境。

    而且这些士人多认为五石散是可以延年益寿。自然就更加不会拒绝了。

    即使赵徽禁止了,可是在幽州也还是有人在暗中服用。

    而现在刚刚占据的冀州,服用五石散的人更多。

    几乎每个世家中,都有人在服用。

    即使有人暴毙,也还是无法劝退其他人。

    他们相信五石散可以延年益寿,甚至可以让他们长生不老。

    面对这样的诱惑,真的没有多少人可以忍得住。

    好在五石散不是平民能用得起,不然真的会泛滥。

    赵徽入主冀州后,首先就下令禁止所有人服用五石散。

    凡是有人私下服用,都要被强制关押进大牢内。

    当初在幽州的时候,赵徽下达这样的律令,也是有很多人反对。

    如今在冀州,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比赵徽灭掉几个世家,反应更加激烈。

    赵徽清理了几个世家,毕竟和他们没有关系。

    但是禁止五石散,在这些人眼中,等于是绝了他们长生不老的路。

    一些坚信疯狂的人,甚至会不顾一切的对付赵徽。

    他们不信任赵徽,也就不相信赵徽的话,不认为赵徽禁止五石散,是为他们好。

    反而心中认为,赵徽禁止五石散,是不想他们长命百岁。

    猜测赵徽自己可能悄悄的服用五石散。

    对于这些人,赵徽不管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

    但是命令不会变。

    凡是被查到服用五石散的人,都要被关进大牢内。

    赵徽不会要他们的命,也就关上一年半载,能他们的瘾没了,就会放了他们。

    赵徽的命令刚刚下达的时候,冀州的士人,有很多都不以为然。

    但是随着众多的士人被关押进大牢后,他们终于明白,赵徽并不是和他们说笑。

    郭家、许家都有人被抓进大牢。

    一群家主跑来求见赵徽。

    赵徽也没有闭门不见,这些事情必须要解决。

    他现在纵然可以不见这些家主,可是后面他想收服冀州的世家,会更加困难。

    “敢问大人,我等族中子弟,到底所犯何事?”辛毗问道。

    他是这次邺城众多世家的代表。

    不过辛毗这就是明知故问了。

    “你们都不知道?”赵徽看向在场的十几个世家的人。

    这里有的是家主,有的却不是,因为有几家的家主,被赵徽给关进大牢内了。

    作为代表的辛毗,也不是辛家的家主,只不过因为他的人缘较好,被推选出来。

    而且辛家有五个子弟被抓了。是这些世家中被抓人数最多的一个。

    其他世家,目前基本也就一两个人。

    “还请州牧大人明言。”

    有的人说话,有的人沉默,但每个人都在盯着赵徽。

    “因为他们服用五石散,前天我也已经明令禁止,而他们在还敢顶风作案,我抓他们,你们有意见吗?”赵徽道。

    “大人,敢问大汉律令中,有哪一条禁止服用五石散?”辛毗道。

    赵徽道“没有,但这是我的律令,凡是在冀州的人,都必须遵守,不想遵守的人,可以离开。”

    五石散的危害,赵徽前几天已经说过了,他这里不想再重复。

    “大人,这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了?就算五石散有毒,这也是我们自找的,又和大人有什么关系?”辛毗道。

    作为代表,辛毗据理力争。

    “五石散传播出去危害巨大,不管有什么理由,都必须要禁绝。如果你们今天来,就为了这个,现在可以走了。”

    “另外,家中有人被关押进大牢的人,每人都要上交十万钱。”赵徽道。

    辛毗道“大人,您前几日发布的告示,可没有这一条吧?难道是在下记错了?”

    “就是,凭什么我们还要再交十万钱?”

    赵徽的话,让这些世家的人义愤填膺。本来是来逼迫赵徽低头,放了他们的族中子弟。

    哪里会想到,人没放出来,现在赵徽一开口,就是一人十万钱。

    这简直就是在抢劫,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

    凭什么要答应?

    “安静。”

    赵徽大喝,他的气血可是比这些世家人要旺盛的多。

    大喝下,他的声音犹如可以穿金裂石。

    哄闹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十几个人看着赵徽,要赵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十万钱,是你们族人日后在大牢内衣食花销,若是想他们饿死冻死的可以不用交。”赵徽道。

    “你们放心,他们在牢里,绝对不会被虐待,只要他们戒掉五石散,我就会放他们出来。”

    大牢内的犯人,也是需要伙食的,赵徽可不想白白养着那些被抓进去的世家人。

    赵徽虽然解释了,可还是让在场的十几人很接受。

    “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有的话就请离开,总之这个命令不会变。”赵徽看着十几人说。

    面对这些世家人,赵徽没有一点退缩,很是强硬。

    他现在就给这些世家留下这种印象。

    让他们明白,赵徽不是董卓,不会迁就他们。

    日后还有家族犯事,赵徽同样都会严惩不贷,任何人求情都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