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问道诸天 > 第四十八章 合葬
    “师兄,锦衣卫的人找你做什么?”莫元刚走过来,众弟子便将他围了起来,林平之开口问道。

    莫元只是摇了摇头,道:“赶路吧。”

    众人见他不说,也不敢追问,一众弟子都是朝着衡山城外走去。

    茶楼之上,张永站在窗边瞧着莫元等人的身影消失,嘴角翘起了一丝笑意。他此番来湖南,乃是秘密调查安化王密谋造反一事,顺道给刘正风传旨。

    昨日他本已经出了城,只是闻听莫元单人独剑以一敌四杀了嵩山派四大高手,这才星夜赶了回来,专门找莫元。

    “刘瑾啊刘瑾,任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你的好日子不多了……”张永喃喃自语道。

    ……

    华山众弟子出了衡山城,走了约莫四五里路,突然一阵凄哀的胡琴声传来,还有一阵瑶琴声相合,莫元当即止步,凝神细听。

    “六师兄,怎么了?”岳灵珊美眸中闪过一丝疑惑问道。

    这两道琴声距此约莫有一两里地,华山众弟子功力不到,都未曾察觉。

    莫元道:“你们暂且在此等我一等,左近似乎有动静,我去看一下。”

    众弟子一脸茫然,莫元却不管他们,施展轻功朝着琴声传来处而去。

    然而他走到一半,胡琴和瑶琴声齐齐消失不见,只听得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似乎是有人在斗剑!

    莫元顺着那声音摸了过去,只见得树林外的一处空地,两名老者持剑相争,一人身材瘦长,脸色枯槁,披著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拓,正是那位在茶楼一剑削断七个茶杯的潇湘夜雨莫大先生;而另一人峨冠博带,宽袍大袖,面容清癯,修着三寸白须,却是莫元见过两面的魔教长老曲洋。

    在两人附近,还有一座新修的坟头,石碑上刻着‘刘正风之墓’,也没有来历和落款,想来是曲洋所立。

    莫大先生年近古稀,剑法更在刘正风之上,一柄细剑在他手中施展开来,只叫人看见一抹青光忽闪忽现,远比当日在茶楼那一剑更快。

    曲洋的剑法也是不俗,任凭莫大的剑再神鬼莫测,他都一一拦了下来,没叫一剑突破防御。

    然而久守必失,场面上还是莫大占上风,曲洋千防万防,忽然间莫大身影分化成了两个,一前一后直取曲洋要害。

    这正是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的绝招,衡山剑法以变幻莫测闻名,这门剑法更是深得其中精髓,相传是衡山派一位喜欢变戏法的前辈所创,用的是戏法里障眼法的手段,施展开来,叫人眼花缭乱,真假难辨,猝不及防下便倒在剑招之中。

    曲洋纵然是魔教长老,武功不俗,但是也不能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分辨出谁真谁假,他竭力防守,可一前一后两剑又哪里是那么容易都挡下来的。

    只听得剑风呼啸,曲洋的左肩处已然多了一处剑痕来。

    一剑得手,莫大却没再出手,反而是离开战团,冲着莫元这边打量了一眼,道:“出来吧。”

    却是已经发现了莫元的踪迹了。

    莫元也不奇怪,这位莫大先生别看穿着寒酸,但一身武功,早已经跻身天下绝顶的境界,比之岳不群也不差多少。

    原著之中,他单人独剑在数招内便杀了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一的大嵩阳手费彬,自身毫发无伤。

    莫元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拱手笑道:“弟子参见莫师伯!”

    “朝阳剑莫元,原来是你。”莫大冲着莫元点头一笑,昨日莫元相帮刘正风,与嵩山派为敌,他人虽然不在场,但是事后也是听说过的。

    不过也就是一笑,莫大又把目光放在了那肩头中剑的曲洋身上,他道:“正邪不两立,你虽与我师弟以音律结交,光风霁月,没有什么算计,但是终究是你害死了他,这一剑,便当是你还我师弟的。”

    曲洋惨然一笑,道:“纵使老夫身受千剑万剑,刘贤弟也是活不过来。”

    “你是魔教长老,我念你埋葬我师弟的恩情,今日不杀你,日后道左相逢,我必取你性命!”莫大说完这句,伸手取过放在一旁的二胡,长剑插入胡琴中,头也不回的转身便走,他身影渐行渐远,一首凄凉婉转的潇湘夜雨却是响了起来。

    “嘿,这二胡的琴声曲调哀伤,难怪刘贤弟与你不睦,这等市井之乐,登不了大雅之堂。”曲洋也不管自己肩头伤口鲜血直流,反而品味起莫大的琴声来。

    莫元暗自好笑,刚待说话,然而场中那曲洋突然一掌击向了自己的左胸处。

    这一变化发生的委实太快,前一秒还在说音乐,后一秒就自杀,哪怕以莫元的功夫也来不及阻止。

    莫元走近一看,曲洋脸色苍白,嘴角带血,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眼见是活不成了。

    “前辈你这又是何苦。”莫元摇头叹息道。

    虽说立场不同,对于曲洋,他并无什么恶感。

    “高山流水,伯牙子期,没了刘贤弟,我活着也是无用。”曲洋躺在地上,语气虚弱的紧,他道:“我心脉已断,临死之际,别无所求,只盼小友答应我一个愿望,将我和刘贤弟葬在一起。”

    “前辈放心,这点事我还是可以帮前辈办到的。”莫元点头道。

    “那就好,那就好……”曲洋勉强挤出了个微笑,冲莫元道:“你一定要小心,小心圣姑,她要……她要……”

    话还没说完,这老头两眼一闭,赫然是已经气绝。

    小心圣姑?!

    莫元微微一愣,难道任盈盈要对自己不利?也是,漠北双熊是她手下,自己将人杀了,她记恨自己也是寻常。

    不过到也没什么好惧怕的,魔教势力虽然庞大,但是东方不败不出手,以自己现在的功力,便是任我行出手打不过也能跑。

    莫元摇了摇头,倒也没把任盈盈放在心里,他可不是令狐冲,这小娘皮心计再深他也无惧。

    在刘正风墓旁,莫元又挖了一个新坑将曲洋的尸身埋入其中,立了块碑,随后便汇合一众师兄弟接着赶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