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摄政大明 > 第二百二十六章.你想办大事?还是混日子?.
    ……

    事实上,在会试之前,肖文轩虽然也有过投靠赵俊臣的举动,却并非是出自于真心,而只是想要利用赵俊臣在朝中的权势,助他在科举的道路上有所作为罢了。

    那时的肖文轩,心中早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自己科举提名并进入官场,就立即与赵俊臣划清界限、撇清关系。

    毕竟,赵俊臣在朝野间的名声非常不好,是肖文轩最为鄙夷的贪官权臣,让他成为赵俊臣门下的走狗爪牙,会完全违背了他从小就树立的价值观念。

    当然,那时的肖文轩,还不懂得世情与人心,更不了解官场潜规则,所以想法尚有些稚嫩单纯。

    而如今的肖文轩,却已然渐渐想明白,一个人在进入官场之后,其最初的派系与立场,绝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改变的。一旦做出了选择,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因为,若是肖文轩借助赵俊臣的权势而科举为官,身上就会被打上“赵党”的烙印,洗也洗不掉,朝中的其他派系自然会敌视与打压他,而他也唯有得到赵俊臣的继续庇护,才能在官场中站稳脚跟,并谋求进一步的发展。

    但若是肖文轩产生了与赵俊臣划清界限的想法,那么他不仅会失去赵俊臣的庇护,甚至赵俊臣的派系也会把他视为叛徒,并主动的迫害于他,而其他派系更不会轻易的信任他、收留他,到了那个时候,四面楚歌之下,肖文轩怕是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初入官场,最重要的一条基本原则,往往就是“跟对人”、“选对靠山”!——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会影响你的兴衰与前程,更是因为你一旦选择了、决定了,就很难再去改变与反悔,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所以,一旦肖文轩真的利用赵俊臣而进入官场,那么他也就无从选择了。

    在官场上,“选择”往往是最昂贵的东西!尤其是官场新人,更尤其是那些没有实力与背景的官场新人,在最初的时候,根本没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道路!也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你的选择!

    唯有积蓄了足够的权势与影响、让人无法小觑了、可以一定程度上影响朝廷决策了——就像是今日的赵俊臣一般——到了那个时候,官场中人才会拥有某些“选择”的权利,但大多数时候,也依然是身不由己。

    这就是官场的现实与残酷。

    …………

    但是,也正因为肖文轩渐渐的想明白了这些官场上的现实与残酷,所以面对赵俊臣的招揽,他才会如此的犹豫不决。

    虽然肖文轩如今会试落榜了,但他若是成为了赵俊臣的门客幕僚,依然会面临相似的无奈状况——依然会被人打上“赵党”烙印,并受到朝中其他派系的敌视,依然会断绝了其他选择,并只能跟着赵俊臣一条道走向黑。

    当然,更别提赵俊臣本身的狼藉名声了,成为赵俊臣的幕僚门客,对肖文轩而言,简直是与“助纣为虐”也差不多了。

    ~~~~~~~~~~~~~~~~~~~~~~~~~~~~~~~~~~~~~~~

    而另一边,看到肖文轩神色间的犹豫不决,赵俊臣却反而笑了。

    既然是“犹豫不决”,就证明在肖文轩的心底深处,其实并不排斥成为赵俊臣的门客幕僚,只有尚还有些顾虑罢了。

    毕竟,赵俊臣与肖文轩的两次相遇,留给肖文轩的第一印象都还算是不错,而这种良好的第一印象,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肖文轩对赵俊臣的狼藉名声的反感与排斥。

    并且,一旦成为了赵俊臣的府中幕僚,对肖文轩本身而言,也是颇有好处,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而一旦成为了赵俊臣的幕僚门客,又何止是七品官而已?虽不敢说是光宗耀祖,但福泽家族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见肖文轩在犹豫之间,并没有回应自己的招揽,赵俊臣又淡声道“肖公子,你这次会试落榜,固然有我考虑不周的缘故,但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毕竟以你原先的心性,即使进入了官场,也只会四处树敌,最终的下场恐怕也是不堪,说不定还会牵连家人,而如今落榜,不仅是避开了日后可能的劫难,更是让你成熟了心性,培养了城府。”

    对于赵俊臣所说的这些,其实肖文轩这些日子在夜里辗转难眠间,也曾有考虑过,所以在沉默片刻后,也是点头表示认同,然后又叹息一声,说道“话虽是这么说,但毕竟是自己在科举道路上的最后一搏,就这么失败了,总是心有不甘……虽然我也明白,这一切全都是自找的,怪不得任何人,当然,也更怪不得大人您。”

    “哦?这么说,肖公子你确实不打算继续参加科举了?”

    肖文轩摇头道“连续四次会试落榜,已是耗尽了心神,而且我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即使再三年后侥幸中榜,怕是成绩也不会有多好,更何况这些年来家里人供养我读书,已是非常辛苦,我不想他们再这么辛苦下去,却也该到了我回报他们的时候了。”

    “如此一来,肖公子你日后的选择,却也不多,或是务农,或是经商,或是教书,再或是担任朝中官员的幕僚师爷。”赵俊臣理解的点了点头后,却是一副真心实意为肖文轩打算的样子,说道“然而,务农的前途毕竟不大,更何况据我了解,肖公子你家中的田产也不是很多;而经商所需的人脉、钱财、经验,恐怕肖公子你也是略有不足;至于教书,固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我却不认为肖公子你会喜欢自己整日里对付那些顽皮童子……如此一来,肖公子你将来最好的选择,也就是担任朝中官员手下的幕僚或师爷了,如此也可以参知政事,倒也能施展你胸中的志向与抱负。”

    听赵俊臣依然在旁敲侧击的招揽自己,肖文轩依旧是沉吟不语,也依然没能下定决心。

    然而,赵俊臣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肖文轩面色微变。

    “只是,我却不知,肖公子你想要投靠在哪位官员的门下?又或者说,以肖公子你如今的情况,又有哪些官员愿意招募肖公子你?”

    听到赵俊臣的这句询问,肖文轩身体微微一震,却是猛然惊觉,自己的选择并不多!

    在会试之前,肖文轩借助柳子岷的关系而意欲投靠赵俊臣的消息,只要朝中官员有心打探,根本无从隐瞒!

    也就是说,肖文轩的身上,其实早就打上了“赵党”的烙印!

    带着这样的烙印与痕迹,除了赵俊臣一派的官员,又有谁愿意招募肖文轩担任幕僚或者师爷?若是他只能投靠在赵俊臣一派的官员门下,那还不如直接投靠赵俊臣!

    至于务农、经商、教书之类的选择,也正如之前赵俊臣所说,肖文轩或是不喜欢,或是条件不足。

    想到这里,肖文轩的神色间闪过一丝苦涩,没想到他只是稍稍与官场沾了点边,就已是没了选择的余地。

    人在官场,身不由己,竟是如斯!

    不过,赵俊臣这次找肖文轩,只是为了收心,却不想让肖文轩产生被逼迫的感觉,有些话点到为止,并不会再继续深谈。

    所以,赵俊臣的神色愈加坦诚,继续说道“我这次与你见面,是抱着诚意而来。事实上,你我两次相谈,肖公子你应该能察觉到,如今满朝上下,能理解肖公子你的人,其实少之又少,而我则是其中之一。肖公子你往日的所做作为,说明你见解独特,不受世俗规矩的束缚,并会为了达成目标不惜忍辱负重,而这就是我看重你的地方,因为我也同样如此,所以我相信若是由你来担任我的府中幕僚,我们也会相互理解、合作愉快。”

    顿了顿后,赵俊臣又说道“当然,我明白肖公子你的顾虑,你认为我是一个贪官,为我效力不符合你的志向,但肖公子你也应该明白,这世间的蜚语流言,大都是九假一真,若我真的仅只是一个无能贪官,又如何能让陛下他离不开我?事实上,当今庙堂之中,我并不觉得有多少人的贡献比我更高更多,包括那位清誉贤名满天下的太子殿下。肖公子你若是真想施展抱负,与其为那些只会夸夸其谈却不办实事的清流们效力,又何不辅佐我办些真正的实事?贪官、清官,这些人云亦云的名声,对你而言,就真的这般重要?”

    …………

    听赵俊臣说了这么多,肖文轩神色变幻良久后,也终于做出了决定!

    那就是,投入赵俊臣门下,成为赵俊臣的府中幕僚!

    赵俊臣所说的这些道理,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所谓的坚持与志向,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却总是微不足道。

    在考虑良久之后,肖文轩发现,成为赵俊臣的门下幕僚,确实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更何况,自从两人见面后,肖文轩因为犹豫,总是闭口不言,而赵俊臣为了说服,却是滔滔不绝说了许多道理,更没有因为肖文轩的沉默而生气,这足以让肖文轩明白赵俊臣的诚意。

    于是,肖文轩站起身来,向着赵俊臣躬身一礼,说道“多谢大人的抬举,肖文轩虽受之有愧,却也不敢再做推辞,在下三十余年的苦读才学,一生的志向抱负,从此就卖于大人了!”

    见肖文轩终于被自己说服,赵俊臣笑了。

    笑间,赵俊臣却突然说道“很好,不过,你有你的志向,我也有我的志向,所以今后我还会招募不少幕僚到府中辅佐,这些幕僚将会各司其责,而肖公子你,却不知将来是想要为我办些大事?还是只想混口饭吃?”

    “能力所在,肖文轩必不推辞。若是有的选择,我自然是想为大人办些大事情。”肖文轩在这个时候自然不想让赵俊臣小看,所以很干脆的说道。

    “若是你想办大事,那么你却先要为自己办一件事情!”赵俊臣缓声说道。

    “还望大人指教。”

    “如今,柳子岷、曾炜等等那些投靠于我的会试考生,因为全都上了杏榜,正聚在天海楼中相互庆贺。”赵俊臣看着肖文轩的双眼,淡声说道“而你要做的事情,就是马上去加入他们,融入他们,并想方设法的消除他们对你的恶感!他们今后也会是我的人,也会被我委托重任,若是你与他们不和,而我再把你招入府中并交托大事,只会让他们心生不满,并担心你的报复,这是我不愿看到的。所以,你今后在我府中,究竟是办大事、还是混日子,就看你能不能与他们搞好关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