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灭了她的光环 > 第784章 彼岸花海(终章十)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抱了起来!

    和锦邯飞驰的方向相反,他带着她直冲九霄,就这样离开了冥界的范围。

    ……

    般漓揽着她,让她的一侧耳朵贴着他的胸膛,她另外一只耳朵被他用手捂住,这样隔绝了猎猎风声……也让她挣扎不出去。

    耳朵听不见东西之后季暖就只睁着眼睛看他。

    他飞驰的时候在看路,所以她只能看到他线条流畅的下巴,还有就是他好看的唇。

    “噗。”看着看着季暖就没忍住笑了出来,“这次你总算是本性暴露了吧?看着一本正经,实际腹黑得不行满肚子坏水儿。”

    般漓依旧是那种儒雅乖巧的神色,说的话也是一本正经,“小君我答应过要带暖暖去看我月宫花海,倘若我找灵芝回来,错过了时间暖暖不就看不到了?”

    “你说什么?你把我耳朵堵住了我听不见!”季暖故意大声喊道。

    般漓低头看了她一眼,眼睛霎时就弯了,“实不相瞒,小君说话的时候也顺道一并给暖暖神念传音来着。”

    季暖“……”

    “所以你宁愿放弃和我成婚,也要带我去看花海吗?”她眨巴眨巴眼睛,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

    般漓唇角的弧度更深,“我猜暖暖是想找个借口单独支开我们两个人,那个山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灵芝。”

    睁直了眼睛,季暖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前些天她为了熬汤,确实是把那个山头唯一一枚灵芝用了……那时候这货并不在场啊。

    他就猜到了?

    “你还不承认你腹黑。”季暖实在想不出其他什么原因,就又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

    这次般漓只顾着往九霄飞驰,并没回话。

    皎洁的光芒越来越近,然而正当她要探头的时候她的眼睛却被他捂住。

    “骤然见到的美景才更有惊喜之感。”缓缓吐出这句话,他便带着她继续向前走。

    又过了几息,季暖感觉自己被放下来。脚踏实地之后他也拿开了那只捂住她眼睛的手。

    然后,她便真的见到了无与伦比的美景。

    满地皎洁……他们现在就像是正踩在月亮上,似乎连地板都是月光做的,柔和而剔透。

    最主要的还是那漫山遍野的花海。

    果真如同般漓所说,满月花也真如冥界花海一样壮观。

    不过不同于冥界的妖冶,这里通明亮堂,似乎是包揽了世间最美好的光芒。没有日光刺眼,这些光芒就像是从玉里折射出来的,看上去不仅眼睛舒服,就连身心也像是被温柔的溪流浸过般舒适。

    而且……

    “你到底做了多少个兔儿灯?”看着漫天飞舞高低不一颜色不同的兔儿灯,季暖简直被惊到了。

    “不知道。”般漓拉上她的手向前走,“我没做过这种东西,如同厨艺,做灯我也觉得有些难学。今日我给你看的那一盏是最终的一盏,剩下的这些不是不好看便是不能言语,都是失败之作,不过摆在月宫之中也能算作装饰,倒也没浪费。”

    他的声音也是潺潺温暖,如同温柔的手,缓缓安慰着她的身心和灵魂。

    穿梭于花海之间,看着漫天灯火,季暖甚至感觉自己身处梦境。

    “我们这是去哪?”半晌之后,她不由问道。

    前方都是一望无际,但是他依旧在拉着她向前走。

    “累了?”般漓回眸看她,吐出这两个音节之后他也没等她回应,直接把她抱了起来,继续向前走,“不是要去捧月光么?能被捧到暖暖手里的月光在花海的最中央。且,从月光底下看花海比起在这里看要更美。”

    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如同花瓣酒,让她莫名沉醉其中。

    嗤笑一声,季暖挑眉,“我一个冥界少主,还能被这两步路走累?”

    话是这么说,可她却没有下去的打算,还往他怀中又靠了靠。

    他们走着走着,远处的光芒也愈发清晰起来。

    好像,还真的有个月亮悬在那里。

    “怎么可能会有月亮?”走到近前时,季暖诧异问道。她上前之后还真的能鞠一捧月光在手心……凉凉的,比水在掌心的感觉还要美妙。

    她问完之后没得到回应,一转身却正看到他勾起的唇角。

    然后,她就被他抱到了那个月亮上面。

    月亮也跟着变幻了角度,竟然成为了一张梦幻般的月床……这一切简直让季暖叹为观止。

    “话说,你可比我老爹和我会享受多了。”季暖感叹道。

    这个时候他也跟着跳了上来,躺在她身旁,侧身看着她。

    随后两个人谁都没人说话,互相对视着。天空中的兔儿灯飘着,花海的满月花也盛开着,一切安和美丽得无与伦比。

    许久之后季暖才开口,“你还没跟我说呢,这里怎么会真的有个月亮?还真的能捧月光……”

    伸手摩挲着她的脸,般漓声音清浅,“这个月亮是我的真身,并不是人间百姓能看到的那个。”

    “那……”季暖顿了一下,又问,“刚才锦邯那么着急,你看到我死了都不心急的吗?”

    听到她这么说,般漓竟然直接笑出了声音。“我还没看过谁死了还能扒开眼缝的……那时你偷瞄我们脸色的模样全被我看进眼中了。其实刚开始我听涟柔的侍女说起她直入冥界想要杀你的时候还有些担心,可转念一想你这么聪明,涟柔还真杀不了你,无论她用什么办法。”

    季暖怔然。

    这,才是他吧?

    其实她自己在冥界花海的时候就已经在想了。虽然锦邯长了谛皇的脸,胸口处还有明黄色的光,可是锦邯那样嫉妒与偏执的表现其实更像恒温。

    这个世界中锦邯与般漓虽然都没有主神空间以及她的相关记忆,虽然他们的性格也有被设定的可能,但是她不信自己的男人可以被区区设定左右。

    即便在楚剑一那个世界他有被设定影响,但很多点却还是他该有的模样。而且即便那样她还是能认出他爱上他……所以,这个世界,应该也是的吧?

    对于锦邯,无论是穿越而来的她,还是原本的季暖,都没有那种爱慕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