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炮灰修炼手札 > 第二十二章 再遇
    方悠然用这样的逻辑解释,沈薇薇还是头一次见,这丫头思考,真是一如既往地不去考虑一下别的因素啊。

    “你这样理解根本行不通。你看,咱们从练气一层到练气二层的时候,期间是不是还要时不时地去上课?还有,咱们刚来儒院,对修炼一知半解,所以这期间一直在摸索着修炼。再加上,修炼时间没有偷懒的时间多,你说咱们那八个月修炼了多长时间?然后你再想想你这四个月修炼了多长时间。”

    被沈薇薇这么一说,方悠然陷入了沉思当中,低着头,掐着手指,还真的算起来了。

    算了半天,恍然大悟。

    “你要是这样算的话,我是比较同意你的说法的。不过我还会努力在一年时间之内,争取突破练气四层的。薇薇,咱们一起努力吧?”

    认识方悠然这么久,沈薇薇还是头一次听到她说出这样豪言壮语的话。这丫头,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对自己做出了这么大的改变,简直可喜可贺。

    “好。”沈薇薇欣然点头,“咱们一起努力。”

    说努力就努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沈薇薇跟方悠然就进入了漫长的闭关修炼当中。她们俩闭关一个月出来领取一次宗门发放的份例,然后用十天时间修炼术法。周而复始,转眼间半年时间已过。

    半年时间,沈薇薇利用前两个月巩固了练气六层的基础,后四个月一直在潜心修炼。方悠然用前一个月的时间巩固修为,后五个月为突破练气四层打基础。

    经过这五个月的打基础,方悠然终于修炼到了练气三层巅峰,也尝试着冲击练气四层两次,但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将这情况跟沈薇薇一说,沈薇薇就得知她是遇到了瓶颈。沈薇薇活了三世,对解决瓶颈一事还是有一些经验的。但是她的经验却不能跟方悠然说,只能让她另择它法。

    “如今每天依旧有先生坐镇在儒院,你不如找个时间去问问他们。”

    一年多没有去上课,看样子,方悠然将先生的存在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这丫头聪明的时候聪明,笨的时候,也是真笨。

    “哎呀,对啊,我可以去问先生啊!你瞧,我咋笨成这样了。”

    经沈薇薇一提醒,方悠然终于恍然,伸手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骂了一声自己笨,她就迫不及待地要去找先生了。

    但她又觉得不好意思,最后拉着没有遇到瓶颈的沈薇薇陪着她一起去。

    “季、季师兄!不,不对,季师叔。怎么是你啊?”

    两人来到先生值守的地方,没想到见到的来人竟然是季晨。近两年没见,季晨还是那个季晨,一点都没有变。

    反倒沈薇薇跟方悠然两个人长成了两个半大的姑娘。

    不过两个人还是当初的性子,方悠然一看到季晨就大呼小叫,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而沈薇薇站在她身边,抿着嘴,轻轻地笑着,永远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

    “我接了内门的任务,便过来了。”

    季晨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见到她们两个,他接这项任务只有一个月,今天这是最后一天。

    前面二十九天,过来问询他的人不超过一手指数。他本以为最后一天,也不会有人来了。

    “你们俩在修炼上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季晨回了她们俩一句之后,主动问起了她们俩的修炼情况,不过看到她们俩都已经修炼到了练气三层,他心里也已经有数了。

    “是啊。我们就是遇到了困难才过来找你的。”

    见是遇到了熟人,饶是对方是个话少性子清冷的人,此刻也阻挡不住方悠然的热情,她听到季晨问,重重地点了点头之后,吧啦吧啦将她遇到的难题一股脑全部到跟季晨说了。

    也得亏季晨记性好,将她的问题一一记下,还从易到难给她们俩讲解一遍。

    从日出到日落,一天的时间,季晨几乎没有停下过。讲了一遍之后,还问询了她们俩还有没有没有记住的,在方悠然答了之后,他又耐着性子讲解一遍。

    他第二遍讲的比第一遍还要细,等讲完了再问她们有没有记住,方悠然都不好意思说没有了。

    “薇薇,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一天时间,基本上都是方悠然在问,而沈薇薇一个问题都没有问,只是在他们谈论的过程中插过两句话而已。

    见她这样,季晨不禁在结束之后,问了她一句。这个沈薇薇总是给他一股老成的样子,尤其是十个月之前发生的那事,让他总感觉到沈薇薇身上有着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我的问题,悠然都已经帮我问过了。”

    “既然如此,那咱们今天就到这里吧。这是我的传讯符,你们若是再遇到什么难题,可以给我发传讯符,要是我有时间的话,会过来找你们的。”

    不一样就不一样吧。

    作为修仙者,身上有点东西跟别人身上不一样,并不是一件多稀奇的事情。

    季晨不再多问,从储物袋中掏出两张传讯符,给了沈薇薇、方悠然一人一张,然后交代两句,他就离开了儒院。

    “薇薇,这个季师叔不仅长得帅,人也特别好呢。”

    目送季晨远走,方悠然抱着季晨给的传讯符,一双眼睛笑得成了弯弯的月牙,还一副花痴的模样。

    看她这样,沈薇薇忍不住朝她翻了一个白眼,摇了摇头,“你呀,还是好好修炼吧。争取早日进内门,然后你就可以经常见到他了。”

    方悠然见沈薇薇朝她翻白眼,还以为是不屑她说的话,谁知道竟然是在调侃她。半晌,见沈薇薇转身走了,她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朝着沈薇薇追了上去。

    “好啊,你个小蹄子长本事了,竟然敢嘲笑老娘了,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夕阳下,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少女追逐着另外一个身穿白裙的少女,在余辉的映衬下,在悦耳的嬉闹声中,仿佛给这天地之间增添了一副别样的颜色。